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农村清洁取暖靠 “双替代”难推进,“宜煤则煤”是现实之举!
发布日期:2019.09.10 浏览次数:32

       榈庭多落叶,慨然已知秋。随着天气的渐渐转凉,今冬的清洁取暖工作又一次牵动着人们的敏感的神经。

       “宜煤则煤”不是简单用散煤,是要加工过的煤。比如优质无烟煤、兰炭、洁净型煤、生物质型煤等配套专用炉具来使用。这样才是我们需要的宜煤则煤。在推进清洁取暖过程中,煤炭在一些地区还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在第四届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说。

       随着北方清洁取暖工作向纵深推进,量大面广、情况复杂的农村地区成为重点和难点。受政府财政补贴压力持续增大、清洁取暖成本居高不下、散煤复烧现象频出、可持续性成隐忧等因素影响,“宜煤则煤”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生态环境部大气司固定源处副处长王凤介绍,截止到2018年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共完成散煤治理1000万户左右,其中煤改气580万户左右,煤改电360万户左右,集中供暖、地热等替代60万户左右。王凤特别强调,对于宜煤则煤,要特别注意是清洁化燃煤(超低排放),通俗的说,“清洁燃煤、集中供暖”这八个字准确定义了 “宜煤则煤”。

       毋庸置疑,通过两个采暖季的实践,清洁取暖取得显著成效,大气污染物排放持续下降,空气质量达标天数逐年增长,为打赢蓝天保卫战作出应有贡献。但也不必讳言,往年全国在推进以清洁能源替代散煤的过程中,一些地方在农村地区大力推广“双替代”出现了政策宣传不到位、能源供应不足、基础设施不完善、前期改造成本大、居民自担费用较重、财政补贴难持续等一些现实问题,甚至个别地方出现了“无暖可取”的情况,这些年在农村地区大举推广“双替代”的效果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据统计,我国北方农村地区户均电网线路容量只有2-3千瓦,用电代煤采暖需要达到9-10千瓦,涉及到大规模的农村电网改造、房屋保暖改造等基础设施建设,也涉及到电力价格改革、农村居民生活习惯和成本增加等因素;用天然气替代煤炭,也存在着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等诸多问题,这些原因造成解决农村散煤问题难度极大、任务艰巨。

       煤控研究项目分析师李雪玉在发布《2019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时表示,局部地区出现散煤复烧现象,背后的原因是“煤改电”“煤改气”成本居高不下的经济性痛点。随着北方清洁取暖工作的推进,中央和地方财政补贴压力是持续加大的,即便如此,仍有部分居民难以承受。北方清洁取暖应该坚持“替代优先,清洁煤保底”的思路,保障农村居民平等获取和享有清洁能源的权利。 

       对于宜煤则煤的定义,李雪玉认为,宜煤则煤要求清洁燃煤、集中供暖,但在不具备集中供暖的广大农村地区,政策也有指出使用洁净煤配套节能环保炉具作为过渡性兜底措施替代散烧煤供暖,还需要政府对煤质标准、燃烧设备、用煤方式、排放标准、过渡时限等做出具体要求,并将其纳入相关规划、补贴政策和考核指标,以保证分散式的宜煤则煤也是一个清洁利用的过程。

       就如何实现散煤治理,中国节能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建议:首先应该是严控散煤市场,从源头控制,防止劣质散煤流入市场。其次是大力推行优质煤替代、清洁能源替代,实现清洁利用。第三是通过淘汰落后,提高准入标准,应用先进高效节能技术等多重手段、多措并举实现煤炭的减量化。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戴彦德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表示,“煤改电”“煤改气”最大的问题是可持续性,财政能不能持续补贴、老百姓用不用得起,一说到散煤治理就不让老百姓去用煤,这不贴合实际,农村清洁取暖应在具备条件的地区发展工业余热,还有生物质和清洁煤。

       实际上,北方清洁取暖政策层面原则上一直强调“因地制宜”,但政策规划和实际情况差异带来的项目落地难是基层政府在农村推广清洁取暖面临的最大难题。部分地方政府在制定规划中,未经过深入的调研与可行性论证,缺乏对清洁取暖的科学化规划和技术路径的指导,只是单纯为完成上级下达的硬性任务,仓促出台政策,政策和规划内容往往与上级文件内容雷同。基层政府在选择技术路线时没有决策权,只能被动接受上级的规划与设计,“政治任务”加之“环保压力”下,技术路径规定过于死板,考核办法过于单一,导致项目实施迫不得已以完成任务为目的,一味追求“双替代”,“宜煤则煤”未发挥应有的作用,可再生能源供热激励和多能互补模式创新不足。

       除了稳扎稳打,还有哪些措施可以有效保证农村清洁取暖的可持续性?《报告》建议,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破解经济性难题是解决散煤复烧的关键,民用散煤治理方面,应遵循建筑节能先行,并坚持“替代优先、清洁煤保底”的思路,充分落实“四宜”原则(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热则热)中的“宜”字,解决资源供应、能源价格、 市场监管、财政金融、能源服务体系建设等配套政策。